旅游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旅游/ 正文

心抵金马,魂归色达

  心抵金马,魂归色达。——导语

  其实我对信仰真的不是很懂,这一次来,也是想内心有所明悟,看看是不是真的能称得起“死后不能上天堂,活着一定要去一次色达。” 的传说。

  将将出发时,是兴奋和期待的心态,明明一夜未睡,却依然不肯入眠,怕错过沿途的风景。

  我总是这样,想尽力榨取生命价值,带着一丝丝偏执的完美主义。

  如同特效一般的高山,参差的切面透露着嶙峋险峻,大自然的钟灵秀奇于我是震撼,与素日的都市生活相比,两种不同的画面感确实让我啧啧称奇。我傻乎乎的样子估计会引起山民们的嘲笑,不过我不在意,任何人的司空见惯都有可能是别人旅途中的惊喜。

  到达之后的缺氧心悸已经可以忽略不计,第一次尝试住青旅的通铺,成为朗姆的小寨里第三个会弹吉他的人。我身着民族的裙子,披上绛红的围巾,同伴笑言,你像个喇嘛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称我像觉姆,那将是我无上的荣光。

  天葬台上,攒动的人头,喧闹、拥挤,我从葬礼的开头到结束没有摄影和拍照……一群群游客在互相指责,责怪前面的挡住了“热闹”,嬉笑和怒骂在我听来格外的刺耳……藏民们驱赶着急的鹰鹫,还有喇叭声中时而提醒的声音“山上的游客请下来,鹰鹫旁边不可以有人,谢谢合作。”一遍又一遍,代表着不断有人破坏规矩,好多人忘了,这是一场葬礼,代表着亲人的离去,生命的消逝,对这种古老的仪式,应当抱有尊重,即使不用那么程式化,也不应该拿别人的哀恸来调侃。

  我经历了冰雹的洗礼,在围栏边“禁止拍照和摄像”的牌子旁,我突然觉得我身边的同胞们,像极了啃尸体食人肉的秃鹫。

  同伴问我,天葬能不能用慑人心魄来形容,我没有回答,我很矫情,返程路过天葬台时躬了身子,心里默念南无阿弥陀佛,愿逝者安息。

  喇荣五明佛学院,同网上的形容相同,漫天遍地的红房子,我主要去了觉姆经堂,老老少少,带着一抹高原红,三五成群,在转经筒旁,在坛城外,随处可见她们的身影。我跟着藏族老妈妈身后转转经筒,之后在廊上坐下,看着面前的觉姆褪去外袍和帽子、口罩,开始行三跪九叩之礼,有游客在准备拍照,她便停了下来,等游客走了再继续。我看着她的背影,文艺青年敏感的心又冒出感怀。

  色达在发展,外宣是心灵之旅,修行者的天堂,带活经济的同时,也是一种矛盾……我们是否,打扰了色达的清净?

  抛开贪嗔痴念,才能获得心灵的解脱。

  在雪域高原的藏区,这是一群真正在修行的人,抛开外界纷纷扰扰,在极寒之地做着日复一日的功课,淬炼灵魂。来往游客很多,与外界的沟通也越来越发达,但我相信,即使这里最后愈发商业化,依然是僧侣们心中一方净土。

  信念像佛学院的转经筒,春去秋来,不知疲倦。

  我的手机没电没信号,寒风凛冽,内心却温暖和平和,我送给一位老觉姆一条佛珠项链,她的喃喃我听不清,也听不懂,我看着她脸上的每一条沟壑,都是这里的山风留下的痕迹,她的眼睛依然明亮,是和我一样的琥珀色。

  一路行至观景台,路上有个觉姆看着我笑,我说,你好,她说,你好。

  暮色深沉,坛城的光泽被整个五明佛学院,我们一行人在这边山头拍夜景,对面山峰有一个孤独的三脚架。同伴说,他很欣赏这样的人,为了一张好照片可以不惧外界条件的艰苦,通宵达旦,让我不禁想起一句话“内心真正喜爱的事,跋山涉水也要来相见。”

  下山时,衬着夜色,我思绪万千,自我思考和审视。我一向独自出行,每次都尽力做好准备,去了解文化,并试图融入文化。

  我不想只做一个游客,我尊重这片土地,这里的习俗和信仰,这也许让我显得另类和格格不入……但这是我旅行的态度。

  我突然很想留下来,回到家后也查了许多资料,网上的问答中,有一句直击我心,你到底是想出家,还是想避世?你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?

  我默然,我想我并没有做好准备,甚至连自己的信仰都还未曾找到,只是生出了避世之感,实在是不配留下。。。。。我想我不会再来色达了,除非我已经做好抛下俗世、了断红尘、寻求信仰的准备,不然我不会再来打扰她。

 

我要评论
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新晃热线 或查找公众号 新晃热线 即可。